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194098.com > 正文
www.194098.com

阿根廷足协到底有多坑?

发布时间:2019-08-13

  美洲杯硝烟散去,争议却并未随之结束。面对梅西赛后的“炮轰”,南美足协还没给出处罚,阿根廷人自己先坐不住了。足协第三副主席拉德表示,如果梅西没有切实证据,就应该道歉。要知道,在此之前阿根廷足协的口径还是为支持梅西不惜“脱美入欧”,短短几天之内,风向竟出现如此巨变,让人哭笑不得,而这不过是阿根廷足协的日常混乱罢了。

  2014年7月31日,格隆多纳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那些在格隆多纳生前只敢小声嘀咕的足球人和媒体一下子沸腾了,他们终于敢于正视阿根廷足球衰落的罪魁祸首,那位曾经权势熏天的“沙皇”。从1979年当选足协主席到2014年离世,格隆多纳统治阿根廷足坛长达35年之久,他见证了阿根廷足球的辉煌,在此期间“潘帕斯雄鹰”三度闯入世界杯决赛,两获奥运金牌。与此同时,格隆多纳却也亲手毁掉了阿根廷足球的未来。

  上位初期,为了“拉拢”大俱乐部支持自己,格隆多纳向联赛开刀。先是在1983年推行了古怪的“三年一周期”的计分方式,通过3年里球队的平均成绩来决定降级者。这样做摆明了是为了照顾那些豪门球队,给他们以足够的“容错空间”。这还不算完,7年后,格隆多纳领导的阿根廷足协开创性的将一个赛季分为春秋两个联赛,表面上的理由是为期6个月的赛程可以给更多球队获得冠军的机会,实际上却助长了各球队的“鼠目寸光”,主帅的更迭和核心球员抛售成了常态,投机主义成为阿根廷足坛的主流风向。

  再加上俱乐部股份制的推行和阿根廷经济不断下滑,联赛分化愈发严重,转会收入成为重头,青训系统无人关注。豪门地位再难撼动,草根集团想要破土而出也只是镜花水月。除此之外,格隆多纳为“杀鸡取卵”,竟在转播权出售一事中将各级别联赛拆分,这也就造成了阿甲球队收入可观,而乙级联赛几近破产。

  为了利益,一切都可以出卖,或许这才是格隆多纳的信条。按照马拉多纳的说法,在1994年世界杯预选赛附加赛,阿根廷与澳大利亚的生死战前,足协安排球员集体服用兴奋剂。格隆多纳从未在阿根廷足协领过1个比索的工资,私下里牟取私利却不含糊,凭借着与两任前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和布拉特的亲密关系,阿根廷人一度做到FIFA副主席高位,把持财政大权多年。

  格隆多纳去世后,相关丑闻大量爆发,其中就包括在2010至2018连续三届世界杯竞选中,帮助最终获胜国向官员行贿,甚至不惜挪用公款。可以想见的是,格隆多纳势必也从中得利不少。更令人不齿的是,在2018年世界杯申办过程中,格隆多纳竟然主动挑起政治干预足球,用“马岛争端”作为对英格兰的攻击,最终“力助”俄罗斯取得主办权。

  2014年世界杯期间,巴西警方查获了一起非法倒卖世界杯门票案件,正版管家婆彩图资料査,经调查格隆多纳的儿子乌尔贝托正是“幕后黑手”,涉案金额高达百万英镑,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格隆多纳任内,经历了40余次违规用药调查,十余次球员罢工和裁判罢工,依旧牢牢把持着阿根廷足坛的大权。“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法国著名昏君路易十五的名言放到格隆多纳身上竟毫不违和。只是,当独裁者成为历史,阿根廷足球却在泥淖中下沉更快了。

  “设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曹操的自述在千年后的阿根廷足坛成真,格隆多纳身后,乱象愈演愈烈。力主维持原样的嫡系塞古拉和倡导改革的迪内利共同竞选,各获得38张选票,可是,有投票权的阿根廷7个级别俱乐部只有75支。一片混乱中塞古拉成为主席,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继承遗志”侵吞联赛转播费,可惜他终究没有格隆多纳那样的权势,很快遭到司法调查。时任足协副主席主席塔皮亚与秘书长布兰科借机发难进行改选,前者如愿登上大宝。

  经过几年的纷纷扰扰,塔皮亚上位并没能结束阿根廷足坛的分裂状态,他不具备格隆多纳的手腕和头脑,却有一张连自己也管不住的大嘴巴。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靠着梅西在基多高原“天神下凡般”的帽子戏法,阿根廷涉险过关,而塔皮亚却将这一切都归因于自己请来的“萨满巫师”法力无边;俄罗斯世界杯前夕,塔皮亚又警告本国媒体不要胡说八道,“如果国家队成绩不好,你们都别想过得好!”。另一方面,与前任一样,塔皮亚也把工作重心放到“拉票”上,无条件的迎合国内俱乐部反倒毁掉了格隆多纳时期积累下的巨大威望,俱乐部稍有不满便可以肆无忌惮的收回缴纳足协的会费。

  在其他强队寻找实力相当的对手进行热身时,阿根廷大老远跑去和新加坡热身,只为了“祝贺”新加坡足协成立125周年;俄罗斯世界杯前,阿根廷与以色列在争议地区进行比赛最终以梅西和马斯切拉诺个人买单赔偿损失而告终,这也导致了球队在大赛前全无备战准备。

  阿根廷人之所以如此热衷靠友谊赛赚钱,除了早将赛事外包给一家俄罗斯公司外,也确实是需要资金来周转。至于让身价之和远超过一整架飞机价值的国家队大牌球员们乘坐红眼航班,为省钱预定“快捷酒店”,决赛前夜竟然“忘记”安排晚饭,马蒂诺将近一年没有领到工资,连训练场地和训练团队的费用都需要球员“众筹”,表面原因无外乎阿足协囊中羞涩,其实,比起缺钱,他们的致命问题更在于“心思”和“大脑”。

  当其他足协在交通、住宿、文化等方面下足笔墨,为随队出征的媒体和球迷提供观赛指南之时,阿根廷足协自鸣得意的在小册子里加入了两页“如何与俄罗斯女孩谈情说爱”的章节,对俄罗斯姑娘的喜好、性格、身材做了详细介绍。等到足协官员发现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时,弥补措施竟然是手撕掉这几页纸后,再进行发放。如果这些荒唐事发生在其他国家,或许值得大书特书一番,只是当阿根廷足协成为事件的主语,一切看来竟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如果说格隆多纳是个有能力的“恶人”,那么今天的阿根廷足协就只剩下了一群贪婪的“庸人”。人们指望着继任者“拨乱反正”,在位者却只想着做下一个格隆多纳。格隆多纳去世后,足协本打算对联赛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研究了不少时日提出的扩军方案却让人大跌眼镜。在一份“5年规划”中,足协提出将阿甲改名为阿超,并扩军到30支球队,以便让更多俱乐部参与进来。可随后几年里,阿超的球队将逐渐缩减,预计将减少到20支。要知道,2014年阿甲联赛本来就是20支球队竞逐,折腾5年难道只为“找回初心”?

  阿根廷足协乱象不断,如今更是派系林立。塔皮亚刚刚怒怼南美足联,“干净、公正和畅所欲言的环境才是我们的追求”,足协也通过官方渠道上书,要求说法,“比赛里出现的争议,应当从道德和透明的角度深刻反思”。如今,拉德作出相左的表态,显示出足协内部看法并不统一,高层内斗依旧。有人认为,这是阿足协某些派系向南美足联纳上的“投名状”,2020年美洲杯将由阿根廷和哥伦比亚共同主办,他们中的一些人希望能借助足联的力量,在足协内部获得更大话语权和利益。

  连续几届大赛的失利,阿根廷足球已经陷入低谷,更危险的是,若是年过而立的梅西和阿圭罗们退出国家队后,又有谁能接过大旗继续前行?本世纪初,阿根廷的年轻人们在4届世青赛中拿到过3次冠军,然而从2009年开始,他们竟然缺席了6次世青赛中的2次,还有2次小组都没能出线强。

  纵览本届美洲杯,除了劳塔罗-马丁内斯和洛塞尔索,球队中几乎找不出像样的新人。即便是这几个为数不多视若珍宝的未来之星也难说成色如何,毕竟阿圭罗在同样的年纪早就踢入了超过100个西甲入球,更遑论22岁就成为世界足球先生的梅西了。

  当佩克尔曼和巴蒂斯塔们打造的黄金一代逐渐老去,“潘帕斯雄鹰”的断档不可避免,这一切的源头仍要追溯到格隆多纳的所谓“改革”。想要在明天扭转一切,就需要在今天重回正轨,只是如今的阿根廷足协显然无法肩负重任,也没有心思顾及未来。低谷中的阿根廷足球上一次在国际大赛折桂,还要追溯到1993年的美洲杯。26年的时间算很久吗?或许未来的等待还会更漫长,现在不过是黑夜的开始。

香港管家婆开奖| 神算子心水论坛管家婆| 2018年白姐输尽光图片| 正版特区总站第一份资料| 香港马会资料| 就肖三码中特图大公开| 满地红满地红图库开奖| 香港王中王开奖资料| 香港最准平特一肖中特| 财神爷平特高手论坛|